朝鲜对美国的“外交攻势”与可能的“十二月危机”

作者:5566 原创作者:孙兴杰 来源:FT中文网 2019-12-29 23:03
孙兴杰:比军事测试更密集的是朝鲜的外交攻势,其外交团队协同作战,对特朗普进行了一次软硬兼施的联合攻击。 进入12月,美朝关系在短时间内进入了鼎沸的态势,一个星期里,朝鲜在西海卫星发射基地进行了两次极为 ..
孙兴杰:比军事测试更密集的是朝鲜的外交攻势,其外交团队协同作战,对特朗普进行了一次软硬兼施的联合攻击。


进入12月,美朝关系在短时间内进入了鼎沸的态势,一个星期里,朝鲜在西海卫星发射基地进行了两次极为重要的测试,尤其是12月13日进行的关键测试被认为增强了朝鲜的战略核遏制力。外交猜测,有可能是火箭的发动机测试,这意味着朝鲜的远程投送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
 
比潜射导弹、超级火箭炮以及火箭发动机测试更为密集的是朝鲜的外交攻势。稍微回顾一下,就会发现朝鲜外交团队协同作战,对特朗普进行了一次软硬兼施的联合攻击。
 

 
10月,美朝双方在瑞典举行了高级别磋商,八个小时之后,朝鲜第一时间宣布会谈失败,朝鲜外务省巡回大使金明吉宣布磋商不符合朝鲜的期待,最终破局,无果而终。金明吉可以说是打响了朝鲜对美外交攻势的第一枪,指责美国空手来到了谈判桌,因此,朝鲜也就离开了谈判桌,这似乎是对2月河内峰会特朗普离席的一种报复吧。美方则认为,谈判没有失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塔格斯说:“美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过去70年来在朝鲜半岛上的战争与敌意不会因星期六仅仅一天的时间就能够得以克服。美朝有很多重大问题,这些需要双方坚强的承诺。美国有如此的承诺。”
 
瑞典会谈到底有没有失败,不得而知,但双方谈判没有再进行下去倒是事实。这一磋商应该是2月河内峰会的磋商内容的延伸,核心还是无核化换取解除制裁,朝鲜能够给出的筹码是拆毁宁边核设施,但要价再增加——解除2016和2017年制裁决议中的五项核心条款。反过来看美国,似乎是在退步,只想在更小的范围内去跟朝鲜进行交易。瑞典会谈至少表明,双方要达成交易,差距依然巨大。
 
10月24日,朝鲜外务省顾问金桂冠发表谈话说:“几天前,我谒见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同志并向他汇报在朝美关系问题等对外工作中所面临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时,国务委员会委员长同志说,自己和特朗普总统的关系仍亲密特殊。”可以说,这是朝鲜以金桂冠之口与特朗普进行对表,美朝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友谊是维持双方关系的纽带,即便在河内峰会无果而终之后,双方都坚持这一基本共识,6月末双方在板门店“邂逅”,8月还有书信往来。金桂冠表示说,希望在这种亲密关系的基础上,能够创造克服摆在朝美之间的一切障碍,推动两国关系稳步沿更好方向发展的动力。同时,金桂冠希望美国能够取消敌视朝鲜的政策。
 
10月末和11月初,朝鲜进行了超大型火箭炮和短程导弹的发射。11月5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对美国将朝鲜列入“支恐国家”发表谈话:在朝美对话处于僵局的敏感时期,美国企图继续把“支恐国家”的帽子扣到朝鲜身上,是对对话伙伴朝鲜的侮辱和背叛。同时警告,由于美国采取这种态度和立场,朝美对话之窗渐渐变得狭窄。
 
11月14日,巡回大使金明吉再次出场,因美国国务院朝鲜政策代表比根通过瑞典传话,希望在12月恢复美朝磋商,金明吉的回应也是颇为强硬:如果美国不撤销损害朝鲜生存权和发展权的对朝敌视政策,却认为可凭借随着形势潮流随时变成废纸的一纸终战宣言或设立联络办事处等次要问题,就能诱导朝鲜参与协商,那么问题永远没有解决希望。如果美国没有做好准备,那朝鲜对这样的谈判没有兴趣,更为关键的是,金明吉提出美国通过第三方要求恢复谈判,更多的是在拖延时间,只是为了拖过年底期限。金正恩在4月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的“年底之约”就这样被激活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巡回大使权正根严厉批评了美韩联合军事演习,“没有人会相信这场改头换面的军事演习会改变其侵略性质。”此时,美韩之间就防务经费问题进行磋商,美韩同意缩小军事演习的规模,并认为是向朝鲜释放善意,但朝鲜依然认为任何针对朝鲜的军事演习都是侵略性的。批评美韩军演是朝鲜的“常规动作”,针对性并不是很强。另外,朝鲜媒体还痛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为“疯狗”,这一举动得到了特朗普的“推特”回应,他不仅顺着朝鲜媒体的说法,阴损了一下拜登,还呼吁金正恩立即行动起来,签下协议,再次会面。对特朗普推特的“回复”是金桂冠做的,回应很简单,那就是朝鲜在会谈中并没有得到“任何报酬”,“我们对无益于朝鲜的这种会谈再也不感兴趣”。“如果美国真的不愿放弃同朝鲜的对话,就必须做出首先取消对朝敌视政策的决断。”而金英哲,这位曾经一直代表金正恩进行对美谈判的大员,以朝鲜亚太和平委员会委员长的身份两度表态,一是警告美国不要拖延时间,二是“不能在无核化协商的框架内一起讨论改善朝美关系和建立和平机制的问题。”这要比金明吉此前提出的观点更加强硬了。
 
11月20日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后表示:“我认为,如果美国今后提出谈判,那么只有当他们取消敌对政策后,我方才会讨论核问题。”众所周知,崔善姬在美朝谈判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河内峰会之后,崔善姬并没有受到影响,而是成为朝鲜对美谈判的第一外交官。这一表态也算是自美朝瑞典会晤以来,朝鲜前任外交官或者巡回大使等“非核心”外交圈子频频释放信息的总结。一是提醒美国不要拖延时间,二是朝鲜再次举行会谈的挑战是美方拿出让朝鲜满意的报酬,三是无核化谈判可能要延期。值得关注的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策马白头山上,这是带有强烈仪式的政治行动,向外界释放朝鲜将选择“新道路”的信号。
 

 
朝鲜对美国的外交攻势似乎并没有带来涟漪,特朗普忙于国内政治,尤其是弹劾的问题,即便是发推特,也没有顾得上朝鲜。原因很简单,特朗普对于目前的状况是满意的,至少是可以接受的。通过两次半会晤,朝鲜基本保持了冻结核试验和远程导弹的承诺,至少对美国本土没有构成实质威胁。美国对朝鲜的制裁没有缓解,美国与韩国的军事演习规模缩小了,省下了一笔钱,美国要求韩国承担的军费增加了,凡此种种,美国是赚了。因此,特朗普认为自己的对朝外交是成功的,而且这些成就足以让他在外交史上留下一笔。
 
朝鲜对美国的外交攻势最终在北约峰会期间起作用了。朝鲜外务省负责美国事务副相李泰成发表谈话称,朝鲜向美国提出的“12月年末期限”一天天逼近,现在剩下的就是美国的选择,朝鲜拿出什么“圣诞礼物”完全取决于美国的决断。参加北约峰会的特朗普对媒体表示:“虽然我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不希望动用武力,但如有必要,我们将不得不这样做。”另外,特朗普还说,金正恩喜欢发射火箭,所以才叫他“火箭人”。特朗普看似不经意的说法,提到了美朝关系的三个要点:一是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能不能维持住两国关系;二是美国会不会一直“战略忍耐”,对朝鲜的挑衅不予以回应;三是朝鲜除核试验和远程导弹发射之外的军力的发展是不是可以容忍。众所周知,“火箭人”是2017年美朝关系临近战争边缘的时候,特朗普对金正恩的称呼,特朗普旧事重提是美朝关系逆转的信号。
 
对于特朗普的表态,朝鲜此次反击非常凌厉,不是预备队,而是正规军——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和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朴正天。崔善姬警告说,如果特朗普继续将朝鲜领袖金正恩称为“火箭人”(rocket man),朝鲜便会考虑称呼川普为“老懵懂”(dotard)。因为朝鲜对特朗普的这一称呼,全世界也记住了dotard这个单词。朴正天就特朗普提及对朝动武可能性一事表示说,若美国对朝动用任何形式的武力,朝方也将迅速采取相应措施,动用本国武力并不仅仅是美国拥有的特权。另外,朝中社报道说,金正恩对特朗普的谈话感到不高兴,应该说,朝鲜是“出离愤怒”了。
 
12月7日,朝鲜进行了一次意义重大的测试。与此同时,朝鲜驻联合国代表金星发表声明宣称,美国所寻求的“持续的实质性对话”,只是“为国内政治议程的拖延时间伎俩”,并指“我们现已不需要与美国进行冗长的谈判,无核化已经不在讨论范围”。这一表态是11月20日崔善姬在俄罗斯表态的延伸,正式宣布将无核化“下架”了。对于朝鲜的重大试验,特朗普在12月8日的推文中说:“金正恩极为聪明,如果他采取敌对的行为,朝鲜将损失惨重。他与我在新加坡签下了强有力的无核化协议。他不想让他和美国总统的特别关系作废,不想干预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在金正恩的领导下朝鲜有巨大的经济潜力,但是朝鲜必须遵守承诺去核化。北约,中国,俄罗斯,日本和全世界在这个问题看法一致!”自新加坡会晤以来,特朗普在推特上第一次发出如此严厉的警告,美朝领导人之间的私人关系看起来也是岌岌可危了。
 
12月9日,两位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同时出来发表谈话,分别是李洙墉和金英哲,除了谴责特朗普的“污言秽语”之外,金英哲还说,特朗普是个丧失忍耐的老人,有可能已经老糊涂了。可以认为金正哲代表朝鲜把“火箭人”的说法给怼回去了,特朗普就是“老糊涂”了,美朝之间的口水仗似乎回到了两年前。除此之外,金英哲还进行了威慑,一是朝鲜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即便美国可以从朝鲜再剥夺什么,但不能剥夺朝鲜的自尊、力量和对美国的愤怒。二是如果美国不采取措施,到年底了,美国需要面对安全威胁。
 
12月13日,朝鲜在西海卫星发射场再次进行了测试,测试持续了7分钟,显示朝鲜远程导弹引擎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朴正天再次出来表态称,此次测试提升了朝鲜的核遏制力,同时警告美国,如果想过一个和平的新年,就不要挑衅朝鲜。这一次,朝鲜时隔两年重新提出了核战力与核遏制力的说法。至此,美朝之间的外交话语完成了一个轮回。
 

 
从斯德哥尔摩会谈之后,朝鲜对美国展开了一轮密集的外交攻势。斯德哥尔摩会谈戛然而止,到底是哪一方没有诚意,不得而知,但能够看到朝鲜的焦虑和迫切,“年底之期”对美国形成了威慑,也是朝鲜的自我设限。朝鲜在年底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呢?就目前来看,如果不能迫使美国解除制裁,实现美朝关系大转圜,那朝鲜可能就会宣布结束无核化谈判。若是如此,意味着近两年的半岛外交缓和期结束了。朝鲜进行的这一轮外交攻势,可以看到这么几个特点:
 
第一,这一轮外交攻势可以说是海陆空立体化的攻击,全员出动。外围力量包括宣布进行“关键测试”的朝鲜国防科学院发言人、外务省发言人、朝鲜国务委员会发言人;中间力量包括朝鲜的巡回大使、外务省副相,以及作为“前任”的外务省顾问金桂冠、亚太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哲等;核心力量包括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李洙墉,人民军总参谋长朴正天,还有就是金正恩。当然,这些人的出场基本是接触朝鲜的官方媒体,与特朗普的推特形成了对峙,尤其是进入12月,美朝之间的密集对抗,可以说是美朝之间的另类“推特外交”,或者是“媒体外交”。
 
第二,朝鲜的外交攻势是分层次进行的,并不是一锅乱炖,而有比较清晰的思路和进度。从斯德哥尔摩会谈之后,朝鲜第一时间披露会谈失败以及朝鲜对美国的不满,认为美国并没有带着新方案来到谈判桌,同时质疑美国是在拖延时间。由官阶不太高的巡回大使来暴露双方的分歧,也透露出朝鲜的关切,同时,由卸任的高阶外交官如金桂冠来提醒美国,金正恩比较珍惜与特朗普的私人友谊,另外,朝鲜还帮助特朗普攻击了拜登,无疑算是“示好”于特朗普。在此期间,金正恩骑马到了白头山,并视察了三池渊的建设项目,释放朝鲜寻求新道路的信号。到11月20日,崔善姬提出无核化谈判的条件是美国放弃弃朝政策,应该说,美朝谈判基本已经到了死胡同,是朝鲜对美国的极限施压政策。一直到朝鲜驻联合国代表提出,朝鲜将结束无核化谈判。此间,金正恩二度到访白头山和三池渊。
 
第三,年底之期,是朝鲜提出来的,至于为何是到年底,朝鲜并无解释。大体来说,年底,美国大选将进入关键时期,可以向特朗普施压,改变现状;对朝鲜劳工的制裁在年底将生效,如果没有转圜,朝鲜会受到更大压力;从2018年新年贺词开始,朝鲜调整外交政策,两年之间是不是真正得到了实惠,对朝鲜来说也是个心理底线,朝鲜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当然,这两年之间,朝鲜的核导力量还在强化,尤其是在12月进行的两次引擎测试。
 
第四,从去年6月美朝会晤以来,首脑外交的边际效应已经衰减,尤其是河内峰会失败之后,首脑之间的私人关系只能维持美朝关系,板门店的会晤更是一次表演式的会晤。美朝之间的外交难题似乎一个都没有解决,职业外交官的磋商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即便河内峰会之间的紧急磋商,也算是功亏一篑,而斯德哥尔摩的磋商则使美朝关系渐行渐远。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的私人关系成为美朝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火箭人”和“老糊涂”的重现,这一根稻草也断了。只有首脑外交,没有职业外交官的外交,外交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能不应用乔治•凯南的一段话:“作为一个25年来一直使自己忙于专业外交事务的人,我忍不住说,我坚信,在外交政策行为中,我们能够更有效地利用专业主义的原则。如果我们愿意,我们能够组建一支专业人员的队伍,这些人员胜过这一领域现在和过去的人;通过尊重他们,利用他们的洞察力和经验,我们会大大地帮助自己。然而,我们很愿意承认,这与我们大公众里强烈的偏见和成见背道而驰,尤其是在国会和新闻界。因此,我们注定要继续几乎完全依赖我们所谓的‘业余外交’。”
 
第五,朝鲜最近一轮的外交攻势,不仅让两年来的外交缓和结束并且逆转,还将半岛带入了危机重重的“十二月”。这是这一轮朝核外交的终极考验,也是这一轮外交周期的最后窗口。无论美国,还是朝鲜,都没有做好妥协的准备,而是在极限施压之后期待极限接触,而现在金正恩和特朗普都不想成为最先眨眼的人。
 
(注:作者是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已有152人阅读

栏目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帖子

最新帖子